她把自己永遠留在了沙漠的星空下
發布時間:2019-04-08  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她把自己永遠留在了沙漠的星空下

◎音樂水果

  我還沒有來得及和你認真說再見,現在卻不得不和你永别

  如果我知道那是此生最後一次見她,道别時,我絕對不會隻是簡單地說一句“一路順風”。

  沫沫比我大九歲,是一名資深背包客。我在斯裡蘭卡旅行時,她見義勇為地抓住了搶我書包的小偷,我們因此成為了好友。從那以後,但凡她在旅行的間隙停留北京,我都會去見她,和她聊聊旅行的下一站。

  這次也是。我在火車站接到她,将她送到首都機場,順帶在機場的快餐店吃了個便餐。我問她:“這次又去哪兒?”沫沫答:“納米比亞。”這個國家我知道,位于南非的西北方,曾是世界上産鑽石最多的地方。我打趣道:“你準備去開采鑽石?悶聲發大财?”沫沫笑得直搖頭。

  飯畢,我陪她換了登機牌,将她送到了安檢口,揮揮手,祝她一路順風。她揚起一抹燦爛的笑,眼睛亮得如同星辰,映得整張黑瘦的小臉格外生動。

  随後,我從沫沫的朋友圈詳細地了解了納米比亞。我看見了她拍的路邊賣石頭的小販,窮到衣不遮體,沫沫與他們分享了自己買的新鮮橙子;我也看見了她拍的沙漠中的野生動物,突然竄出來的蜥蜴、緩緩踱步的羚羊、走走停停的狐狸、天空中翺翔的秃鷹……那些我隻在紀錄片中見到的動物,全都出現在了沫沫的鏡頭中。

  她把景拍得震撼,把自己也拍得别出心裁。她不顧太陽的熾烈,俯身撫摸幹涸的河床,仰頭凝視死而不朽的駱駝刺;她在沙漠中徒步六小時,不斷追逐沙丘的頂端;在天然的裂谷中,她試圖感受曾經那些孤獨寂寞的生命,想象一千年前,有條大河從這裡穿過沙漠,把這片沙漠截成了兩段。我也看到了她和坐駕的合影,那是一輛底盤很高的銀灰色四驅越野車,沫沫就是開着這輛車,像個獨行俠,馳騁在納米比亞的沙漠中。

  再然後,沫沫的朋友圈沒有更新過。我以為她的車子壞了,修車耽誤了幾日,殊不知,她出了車禍,當場心跳停止。

  那天,她從紅沙漠的死亡谷往鲸灣趕,這段沙石路不太好走,沫沫放慢了車速。正值傍晚,陽光少了些熾烈,大地依然壯美,她能望見遠處的羚羊,忽然,“砰”的一聲,越野車爆胎,方向盤失去了控制,車子側滑後騰空而起,在空中翻了幾圈後,車子頂朝下被壓在了地面上。

  遠遠跟着沫沫車子的一輛車上是三名美國遊客,他們趕緊停車,一人跑過來查看情況,一人叫救護車,一人報警。他們試圖解開沫沫的安全帶,想将她小心地拖出來,并一直在她耳邊用英語喊着“不要睡過去”“我們陪着你”“醫生馬上到”,可是,沫沫的頸椎骨骨折,連話都說不出來。他們無力地看着這位中國姑娘的身體從溫熱到冰冷再到僵硬,多少祈禱都沒有用。等救護車駛來時,沫沫已經沒有了呼吸。

  由于沫沫是獨自旅行,沒有同伴料理她的後事,三名美國遊客毅然放棄了随後三日的行程,聯系了沫沫随身攜帶文件中的保險公司,并乘坐保險公司派出的救援私人飛機,将沫沫的遺體送到了納米比亞的首都溫得和克進行火化。當地人多進行土葬,很少會選擇火化,多等了半日才湊夠五人,火葬場的工作人員打開了爐子,再取出時,沫沫變成了一盒骨灰。

  我是在一周後才知道這個噩耗。這時,我才知道,納米比亞的紅沙漠到鲸灣一帶是遊客自駕事故率最高的路段,這段路臨近大西洋,沙子被風卷過來,海洋的潮濕讓小沙子凝結成大沙粒,加上公路路基不堅硬,且無人保養,導緻了車子開到這裡容易打滑漂移,哪怕控制車速,也耐不住路況差、易爆胎,可謂是十分兇險,來自駕的遊客十有八九會在這裡發生交通事故。

  沫沫在背包客的圈子裡比較有名,大家得知噩耗後,震驚之餘是無限的悲痛:“我和沫沫把酒言歡在海邊吃燒烤不過是兩個月前,怎麼一轉眼,人就沒了。”“願沫沫安息,你遠方有知,我會帶着你對世界的好奇,去那些你還沒去過的地方。”“沫沫變成了天上的星辰,她換了一種方式陪伴我們。”

  我也抹着淚,在她的最後一條發布的朋友圈下留言:“我還沒有來得及和你認真說再見,現在卻不得不和你永别。”無論如何,我也不會想到,沫沫把自己留在了沙漠的星空下,而我至今也沒有踏上納米比亞的勇氣,去紅沙漠到鲸灣的那段路,和沫沫進行最後的告别。

  我們要看世界,也要愛自己,自由快樂的同時更要注意安全。願所有的旅行者都能充滿期望地出發,平平安安地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