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演員重新“上頭條” 優質綜藝重啟實力派寶藏價值
發布時間:2019-04-08  來源:文彙報

  《聲臨其境》《聲入人心》等一批節目熱播讓好演員重新“上頭條”

  優質綜藝重啟實力派寶藏價值  

  ■營銷炒作和流量指标統統靠邊,這批綜藝節目通過專業視角重塑演藝人員的價值,重啟藝術的純真光芒

  ■本報記者 童薇菁

  “我請求你,我感激你,我愛你,永别了!”情到深處,劉敏濤來不及脫下高跟鞋便跪倒在舞台上。當獨白戛然而止,主持人輕輕扶起她時,淚水仍挂在她的臉上,現場觀衆都哭了。在綜藝節目《聲臨其境》裡,演員劉敏濤演繹了《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》的經典獨白,用她精湛的演技和飽滿的情感征服了無數觀衆。

  《聲臨其境》被很多人視為“寶藏節目”,而被稱為“寶藏”的正是劉敏濤、王勁松、萬茜、秦海璐、喻恩泰等實力派演員,他們用聲音和台詞塑造的各種精彩瞬間,讓觀衆真正看到了表演藝術的豐富性。

  無獨有偶,“聲樂選秀”《聲入人心》節目中,不少男生選手并沒有靠賣弄顔值“出圈”,而是靠比拼才華實力取勝。世界名曲的各種花式演繹,給觀衆的耳朵帶來享受的同時,也為普及高雅藝術、推動音樂教育,上了一堂生動的美育課。

  随着近期節目熱播,唐國強、張豐毅、孫強、左小青、梅婷等淡出人們視線已久的老演員、低調的演技派大青衣,甚至數百年前威爾第的一首詠歎調都上了熱搜。“營銷炒作和流量指标統統靠邊。這些綜藝節目,正通過專業的視角重塑演藝人員的價值,重啟藝術的純真光芒。”在上海戲劇學院院長黃昌勇看來,一批好演員通過綜藝節目迎來了事業上的“第二春”、“第三春”,這種現象的出現是文藝市場理性價值觀的回歸,但同時也應看到,“演技派”的回歸不應隻有綜藝節目一個平台。

  那些被遺忘的優秀演員、實力演技,重回聚光燈下

  除了“一秒入戲”的經典獨白,劉敏濤還在節目中遊刃有餘地表演了電影 《穿PRADA的女魔頭》裡霸氣的時尚女總裁米蘭達,以及《麥兜響當當》中可愛诙諧的麥太太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,展現了自身的才華和更多可能性。

  自去年首播以來,《聲臨其境》不斷讓演技派、實力派占上頭條。韓雪一人分飾八角,任意切換聲線,“海綿寶寶”原音般的表演令觀衆“屏住呼吸”。萬茜把聲音化妝成“王熙鳳”,騙過了評委張國立。“呂秀才”喻恩泰一登台就演繹了《亨利五世》中的名段,這是莎士比亞所有男性獨白裡公認最難的一段,而他不僅全文背得酣暢淋漓,配上純正的英音,驗證了表演、導演藝術研究雙料博士的真材實學。

  從未大紅大紫但塑造過無數感人形象的王勁松,為《教父》《冰川時代》等經典作品配音時,一會兒是低沉磁性的馬龍·白蘭度,一會兒是活潑可愛的樹鼩,将聲音中的斷口、斷氣、節奏掌握得十分到位,連卡通形象冷到牙齒打顫的感覺都配了出來。節目中,無數人驚訝地發現,原來《軍師聯盟》中的荀彧,《我是特種兵之利刃出鞘》中的反一号蠍子,甚至《大明王朝1566》的楊金水,這些好的、壞的、貪的、蠢的、瘋的、柔軟的人物都是他,表現人物的爆發力和複雜性令人回味無窮。

  跳出娛樂屬性,建立專業度,用演員的基本素養之一的“說”來“秀”出演技實力,《聲臨其境》從開播第一期就火速赢得觀衆好感。同樣具有行業“風向标”意味的還有《聲入人心》。36位參賽選手中有“放下光環”的青歌賽冠軍,有國家級藝術院團的歌劇演員,有熱門影視金曲的演唱者,也有仍在音樂學院求學的學子。這檔節目打破選手的領域和出身,多次以二重唱、三重唱、四重唱的方式進行“排列組合”,為的是激發他們的音樂創造性,也讓觀衆的注意力最大程度地回歸音樂本身。從編排是否合理、巧妙中,既能夠看到選手對音樂藝術的領悟力和敏感性,更能看到他們身上藝術品德的部分,而後者顯然更為可貴。 ◆下轉第三版

  (上接第一版)無論是《聲臨其境》還是《聲入人心》,都給觀衆和演藝圈上了生動的一課:能夠為作品添彩增色的,一定不是蒼白浮華的虛有其表,而是厚重純粹的藝術魅力。“讓職業的人做職業的事,對自身職業的敬畏和尊重會引領觀衆産生發自内心的認同。”上海戲劇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副院長魏東曉認為,這些原創綜藝節目不靠賽制産生刺激感,不強調輸赢帶來戲劇性,摒棄了以選秀和競賽排位為核心的驅動機制,而以正确的藝術觀、價值導向感染觀衆,反映出制作方對綜藝節目本質的認知更加深刻。

  期待實力派重新做回主角,不隻有綜藝一個舞台

  雖然在《聲臨其境》中劉敏濤從少女演到老年,過了一把“百變女王”的瘾,但走下綜藝聚光燈,劉敏濤頓時“暗淡”了許多。當良心綜藝将“戲好人不紅”的演員一個個重新請回聚光燈下,并接受觀衆發自内心的“點贊”的同時,也牽扯出一個備受質疑的行業現狀:曾幾何時,這些演技派在大衆銀幕、熒屏上漸漸被邊緣化甚至消失了?

  息影七年後重回影視圈,劉敏濤已經成了“40+”女演員。電視劇《僞裝者》中的“大姐”和《琅琊榜》裡的“靜妃”雖然為她打開了知名度,但劉敏濤在一次采訪中坦言,在現在這個年齡階段可挑選的角色很狹隘,中年女性想有場愛情戲都不容易。劉敏濤的表态,其實反映了國内當下中年女演員的普遍現狀。生完兩個孩子的姚晨再回到職場時,已處于十分尴尬的境地,她說自己明明到了一個演員最成熟的時刻,但市場上适合自己這個年齡段的戲卻越來越少。

  何止是“她們”,不再年輕或無法偶像化的男演員們,也面臨着被影視作品邊緣化的現實。撐起了電視劇《少帥》、演活了“張作霖”的李雪健說,“咱們(市場)不愛老年人的戲。”日前,在一場話劇新聞發布會上,戲骨濮存昕也向大衆表态,一直演舞台劇不拍電影不是自己不情願,而是沒機會,“影視作品沒我的活兒,我演的東西沒人看。”他在大衆熒屏上的身影,至今還定格在2012年電視劇《推拿》裡那個仙風道骨的“沙複明”上。

  近年來層出不窮的古裝劇、玄幻劇和武俠劇裡,昔日的影帝視帝、老戲骨和資深演員們一個個成了流量明星的集體陪襯,有時更能看到他們組團出現“跑龍套”。流量明星負責賺錢,老戲骨負責貢獻演技,以市場回報為唯一創作準繩,帶來的是影視作品藝術水準的不斷下跌。這些浮躁的IP劇、流量劇充斥熒屏,被網友們譏諷為“影視降級”,反複透支着觀衆市場的熱情與期待。

  《聲臨其境》這檔節目的出現,被很多人視作“好演員的春天到了”。“但演技派隻能靠綜藝做回主角,顯然還未迎來真正的春天。”黃昌勇表示,期待行業能夠改變“劣币驅逐良币”的現狀,驅散流量泡沫,從創作、制作上把好品質關,讓更多藝術情操高尚、表演技術精湛的優秀演員挑起文藝創作的大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