錢谷融教授招研究生為什麼考作文
發布時間:2019-04-08  來源:法制日報

  錢谷融教授招研究生為什麼考作文

  □ 王乾榮

  華東師範大學文學教授錢谷融,是上世紀50年代中國文學藝術圈的風雲人物——隻因他發表了《論“文學是人學”》一文,被指宣揚“資産階級人性論”,舉國之内批判撻伐,一時風起雲湧,錢先生差點被劃右派,從此匿聲。這個過去了,不提也罷。

  話說新時期錢谷融複出之後,被允招收中文研究生。同系别的導師招生隻考專業知識,錢先生則多加一篇作文。人問為什麼,他說:“從作文裡可以看出學生是否有‘靈性’。”

 

  我讀到的講述這個故事的文章《華東師大的兩位名師》裡,作者江壽明沒有說錢先生所謂的“靈性”,都包括哪些方面。我挺好奇,揣摩一下吧。

  學生學習任何專業都要會作文,這沒得說。但研習文學的學生尤其要擅做富于“靈性”的文章,更沒得說——你将來是要靠文章吃飯的嘛。

  我想這個“靈性”,首先是“下筆如有神”。“神”又是什麼?神即令人神往的、迷人的魅力,是一般文章所不具備的深刻内涵和不俗樣式。

  而如何做到“下筆如有神”,“讀書破萬卷”是一個不可或缺的要件。不讀書而孤陋寡聞之人,或多有野性、硬性、任性,擅做文章者罕見。文章做得好的人,沒有不腹笥豐盈的。此王充所說“人不博覽者,不聞古今,不見事類,不知然否,猶目盲耳聾鼻癰者也”?。所謂“書富如海,百貨皆有”“讀書百遍,其義自見”,好讀詩書,乃是增廣識見、涵養靈性、啟迪悟性之不二法門。錢先生這裡考查的,正是學生的知識面——包括文學在内的百科知識。學生将來或搞文學創作,或做文學研究,我想錢先生一定要求他們必須具備廣博的知識,以便在此基礎上做出上好文章。這乃是一個前提。

  “靈性”還應表現為“獨創性”。作者做一篇文章,總要有“自己的”見解,哪怕一孔之見。當然這世上的道理,似乎已被古賢今哲解析透徹得沒啥贅語可言了,學生娃娃還有什麼說頭呢?但從一個大道理引出小道理,從一道大前提繞彎到一個犄角旮旯的小思緒,尚會偶得吧?反正,不能泥古不化,大水漫灌,一碗豆腐,豆腐一碗,老是絮絮叨叨重複盡人皆知的陳詞濫調。如若思想上無法“獨創”,在形式上善于變化,花樣翻新一下,不死摳大師們所謂的“文章作法”之類,也算有心之人。至少,學生應該具備“獨創意識”,以待在将來的創作或研究中有所發現,有所建樹,力争做到獨樹一幟,獨擅勝場。這不是“每一個”學生都能做到的,但錢先生找的就是“能做到”的“那一個”苗子。

  “靈性”現于文章,就是歸結至于凝聚人生,揭示人性。正如錢谷融在他惹了“禍”的《論“文學是人學”》一文中所說:“魯迅在他早年寫的《摩羅詩力說》中,以‘能宣彼妙音,傳其靈覺,以美善吾人之性情,崇大吾人之思理者’,為詩人之極緻。他之所以推崇荷馬以來的偉大的文學作品,是因為讀了這些作品後,能夠使人更加接近人生,‘曆曆見其優勝缺陷之所存,更力自就于圓滿’。”文豪水準,學生自然是不容易達到的,但即使練習作文,也不能離開“人”和“人性”,即人文關懷,去亂彈些雞毛蒜皮、芝麻綠豆之類。這既能展現作者的“靈性”,也是他即将作為一個文學創作者或研究者的根本情懷。沒有這份心性,就寫不出類似錢先生《論“文學是人學”》那樣的篇章,也别打算報考錢谷融教授的研究生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