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則故事書寫《悲傷的力量》
發布時間:2019-04-08  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十五則故事書寫《悲傷的力量》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近日,直面死亡、療愈痛苦的作品《悲傷的力量》中文版由廣西師大出版社·新民說聯合企鵝蘭登推出。這本書在全球都有極高銷量,作者朱莉娅·塞缪爾(以下簡稱朱莉娅)是一名有着25年從業經曆的悲傷心理治療師,也是英國喪親兒童基金會的創始人。在書中,朱莉娅分享了15則關于愛、失親、面對自己的死亡以及撫平悲傷的動人故事。清明節前夕,北京青年報記者與朱莉娅展開對話。

  教人們如何應對悲傷

  北青報:您為什麼會寫《悲傷的力量》這本書?

  朱莉娅: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師,在近25年的從業經曆裡,我與很多喪失親人的人接觸。他們帶着極大的悲傷來到我的辦公室。但我發現其中的很多人對于悲傷和療愈一無所知。這一切都是因為人們避諱談論死亡和悲傷、對死亡缺乏認識造成的。這也促使我想要寫這本書,想盡可能地幫助到更多的人——當他們所愛的人離開世界的時候,他們該知道如何應對這一切。

  北青報:在您看來,人們為什麼會避諱談論死亡、誤會悲傷?

  朱莉娅:人們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,避諱談論死亡和悲傷。其中的一個原因是,我們懷有這樣一種“魔法思維”,我們傾向于相信,如果我們談論死亡,死亡就會發生在我們身上。如果我們假裝死亡不曾發生,我們說不定就可以避免死亡發生。另一個原因我想是因為恐懼,人們害怕面對死亡。我在書中想要傳遞給讀者的信息是,如果我們嘗試面對這些難事,我們往往能更好地應對它們。

  可怖的并非死亡本身

  北青報:前兩年,中國出了一本書《白事會》,講一位在天津料理白事的“大了”的所見所聞。書裡講到一個小學老師去世前找到“大了”,提出想用自己的死亡給學生上一堂課。這在常規的課程體系裡很難看到,對此您怎麼看?

  朱莉娅: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,沒有一個人可以幸免。這是我們生命當中最複雜、最艱難的一部分,它當然應該成為學校教育的一部分。但更重要的是,我認為它應該是我們家庭教育的一部分。死亡不會吓壞孩子,反而是父母眼中的恐懼會讓孩子學會懼怕死亡。

  北青報:想要講好這門課,需要什麼“教學資質”嗎?

  朱莉娅:要教好“死亡”這一課,不需要什麼“教學資質”,你隻需要成為一個人,隻需要坦誠和誠實。讓死亡可怖的并非死亡本身,而是我們不了解死亡、避諱提及死亡所帶來的恐懼。

  北青報:會不會有咨詢者把信仰寄托在您身上?

  朱莉娅:不,我從不會給咨詢者提供答案,不是我給予了他們力量,而是我和咨詢者建立的關系。這段信任關系的建立,是為了幫助咨詢者自己找到力量、找到答案。我在書中詳細探讨了這個關系建立的過程。通過交談、互動,咨詢者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和答案,最終他們不再需要我的引導。不是我給予了他們魔力,是他們自己找到了魔力。

  死亡提醒我們加倍珍惜

  北青報:經曆了創傷之後,很多人變得更堅強了,這是不是一種成長的過程?

  朱莉娅:是的,這個過程我們稱之為“後創傷成長”,當你在生命裡經曆了一些非常痛苦的事情,經曆了激烈的情感,它會改變你,也會改變你看待生命、看待周遭萬物的方式,你會重新認識到生命的寶貴,重新發現你所愛之人有多麼重要。我們似乎會覺得,我們的羁絆是永遠的,因此往往不會珍惜,但死亡會提醒我們,加倍珍惜身邊的那些我們愛的人。

  北青報:幾乎每一位來訪者都是帶着自己的悲傷來見你,你靠什麼支撐起你自己來面對這麼多的悲傷?

  朱莉娅:我的工作豐富了我的生命。通過和這些咨詢者接觸、傾聽他們的故事,我和這些咨詢者建立了很堅實的關系。另一方面,我始終很清楚地意識到我的工作和我的個人生活之間的邊界——哪些是他們的故事、哪些是我的人生?我的人生中有哪些快樂、有哪些困難?每天同死亡和失去打交道,在某種意義上,讓我對我的生命中所擁有的一切感到感激,讓我對生命充滿感激。但與此同時,我還是要意識到,這些隻是咨詢者的故事,并非我生命當中的故事。此外,我也會規律地運動,也會做各種各樣積極的事情,也會見我自己的督導,也會有專業的人士給予我情感的支持。

  北青報:在您的生命曆程當中,您所聽到、所接觸到的這一切,讓您成為了一個更強大的人嗎?

  朱莉娅:如果你經曆了死亡,你一定會成為一個更加強大的人。我從我的咨詢者的故事當中學到了很多,他們給予了我很多力量,也完整了我的生命。

  文/本報記者張知依